首页 >手游资讯

半夜下班回家竟听到我和女友的房间李传出害臊的声音

2019-11-10 02:02:49 | 来源: 手游资讯

半夜下班回家竟听到我和女友的房间李传出害臊的声音

这也难怪,对于一个农村人来讲,突然有一位美女强行拉着他上车,还说要到他家里去。

这事情是谁遇到,都会有些腿软。

一路上王东生都是迷迷瞪瞪,唯独比较清醒的时候就是在后视镜中看到了女人那高傲的身躯。

由于路面坑坑洼洼,轿车在行驶的进程中也不停的颠簸着。

与此同时,女人那霸气的身材随着车身一直不停的摇晃,看的王东生差点没有吐血。

到了家中,王东生才降降的缓过来。

但是下车后腿还是软的不成,没有办法,第一次坐车,对于一个贫穷的农村人少年来讲,再正常不过。

到了后院,当女人看到那几颗西红柿红透的果实,她全部人都钻了进去,摘过其中一个西红柿就往嘴里送。

“好吃,真好吃,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西红柿。”女人一边赞美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西红柿。

而,站在一旁的王东生倒是没有在乎这些。

反倒是直勾勾的望着女人的身躯,漫山遍野,绿草茵茵,在这样的画卷中傲立着一名大美女,这是何等的美好。

吃完之后,女人走到王东生眼前,先是伸出了自己的手。

紧接着对着王东生露出了笑容道:“你好,我叫刘美琪,是一名蔬菜水果批发商,希望能和你合作。”

“邓美琪,批发商,合作?”王东生挠了挠后脑勺,罢罢的伸出了自己的手臂,脸上露出不解之意。

邓美琪还没有等王东生说话,直接来了一句:“以后你的货我全部要了,有多少我要多少,我可以给你提早预支定金,怎样?”

“这……”

王东生完全楞住了,干咳了几声以后好奇的问道:“你真打算和我合作啊,还预支定金嘛?”

邓美琪笑了笑,她知道,眼前这个小伙子应当不是生意人。

而且还是一个老实人,这突如其来的好事情怕是冲昏了脑袋。

“是的,我打算长时间和你合作,只要你答应我几个条件,你的货以后有多少我要多少,

价格不会低于市场价格。”邓美琪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那种占有的愿望也是越来越强烈的表现了出现。

生意人就是生意人,更何况刘美琪在很小的时候家里就开始弄批发,线人渲染,她10六岁就开始办家里打理生意了。

“甚么条件?”王东生这会算是明白了,原来他是真的想和自己合作,看来圣雨术真的要让自己发财了。

“你,我包了,只属于我一个人的。”

“……”

“不对,我的意思是,你种的西红柿我包了,以后种出来西红柿也只能卖给我一个人,我们长期合作。”邓美琪由于太兴奋,连说话都开始不正常了。

王东生擦了擦冷汗,心里也很是开心,想着赚了钱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去小凤家里提亲了。

“成,那就这样说定了。”王东生心里很是满足。

随后两个人还签订了合同,合同很简单,也就是刚才两个人说好的那种合作方式。

最后,邓美琪为了让王东生安心的种西红柿,取出五千块钱作为定金,这是王东生完全没有想到的。

拿着厚厚的一叠钱,王东生有些发愣,一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

直到邓美琪说要回去了,这才反应过来。

临走的时候,刘美琪采摘完了后院所有的西红柿,脸上带着极为满意的表情兴奋离去。

望着离去的邓美琪,王东生傻傻的笑了笑,他心里明白,自己美好的生活要开始了。

“小凤,等我,我要风风光光的把你娶进门。”王东生傲然对着高空呐喊1声。

呐喊完了,王东生心里也痛快了,脸上的笑容犹如清晨阳光,很是温暖。

一个人,突然有一大笔钱,你觉得他首先会去干啥?

这个问题,对王东生来说,那是最好回答了,“兄弟,找兄弟乐乐,有福要同享。”

“王铁牛,在家嘛?”王东生想都没有想就向王铁牛家里跑去,到了铁牛家门口大喊道。

这时候,破旧的屋里走出来1名妇人,见王东生来了,连忙擦了擦手喊道:“王东生啊,来,进屋坐,铁牛他还在睡觉呢,我这就叫他起来。”

王铁牛,稻花村人,和王东生是兄弟,关系也是最铁的。

之所以这样,那也是由于在稻花村王东生和王铁牛两人最穷。

都说人有三六九等,他们两个就是属于最下等9等。

从小到大,铁牛就随着王东生身后屁颠屁颠瞎混。

有的时候富有家的孩子来欺负他们两个人,基本被打的都会是铁牛,但,受伤的总是王东生。

因为,每次他人来欺侮铁牛的时候,王东生都会出面帮助铁牛。

终究,铁牛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王东生奋勇的和他人孤军奋战。

王东生恩了一声就对着铁牛家的火炕灶台走了过去,还不忘帮着放进去把柴进去。

抬头看了看灶台上那几块腊肉已所剩无几,王东生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一个人吃饱全家饱,这是王东生的生活。

可是铁牛不一样,他们家1共有五口人,除爹妈还有两个妹妹。

所以,家里过的很贫穷,一年全家能吃上肉的时间几乎少见,这灶台上的腊肉已经放了大半年了。

哎……

很快,阴淡的屋里走出来1名少年,肌肤焦黑,头大身壮,一身拖拖拉拉的衣服显得他更加的邋遢。

打了一个瞌睡以后很是不耐烦的问道:“谁啊,真讨厌,我还没有睡醒呢!”

“睡,睡,睡你个大头鬼啊,都几点了,还睡觉?”王东生站起来冲着铁牛的脑袋上就是一巴掌。

说起铁牛,王东生真的恨铁不成钢,这小子,除胆小而且还特别能睡。

铁牛见来的人是王东生,顿时来了精神,挠了挠后脑勺笑道:“王东生,找我有啥好事情啊,难道刘婶那边有情况,走,我们这就去瞅瞅。”

铁牛说的情况,不过就是在刘婶洗白白的时候伏在墙角下,对着那个被自己钻开的洞用力往里瞄。

“狗日的,一天就知道那事情,老子不打死你个龟儿子!”王东生见铁牛那德行,真想上去再来一巴掌。

铁牛发现王东生生气,也就再没有说啥,低着脑袋做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

“走,到你去个地方。”王东生说完起身就离开。

刚走到门口铁牛的老娘喊着要吃饭,后来王东生很有礼貌的给拒绝了。

带着铁牛走出好远之后王东生取出了一根烟冲铁牛笑道:“兄弟,想发财不,想随着哥发财不?”

“发财?别闹了,你自己穷的都叮当响,还带我发财!”铁牛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直接鄙视了王东生。

“猫了个咪的,我和你说正事呢?”王东生提了提嗓子吼道,紧接着还给了铁牛一个扫边退。

铁牛疼的直跺脚,见王东生那末认真,捣腾了一下鸡窝头认真的问道:“那你说说吧,咱发财啊?”

“种地。”王东生简简单单的回答了两个字。

与此同时拉着铁牛向自家的后院走去。

铁牛有雾水,对种地发财,这尼玛不是在放屁嘛,稻花村家家都种地,也没有见谁种地有出息的。

要说赚钱,那也是出去打工或下井捞煤炭才对,这王东生是不是是头脑被驴踢了。

到了后院,王东生拍了拍铁牛的肩膀兴奋的说道:“兄弟,你看,怎样,够大吧,能发财吧?”

此刻,铁牛的眼睛都绿了,他自己也清清楚楚的看到了,“猫了个咪的,这么大的西红柿,是不是是真的?”

“你看。”王东生见铁牛不信,从口袋里拿出五千百元在他的眼前摇晃,脸上不停的露出喜悦。

“卧槽,这钱是哪里的,怎这么多,不会是打劫来的吧?”铁牛揉了揉眼睛,罢在原地老久。

王东生把钱放回口袋以后一把搂过铁牛说道:“兄弟,你也看到了,以后随着我混,我现在缺人,到时候我们大张旗鼓的干一场,住洋房,泡美女,吃香的喝辣的,你就等着吧。”

“啥,住洋房,跑美女!”铁牛无语了,虽然他自己也看到王东生把西红柿种的很大。

可对于刚才说的住洋房和跑美女这事情上,不敢多想,当放屁。

“你有点出息好不好。”王东生无奈,不过想了想也是。

铁牛没有远大的理想,能够吃饱喝足这已足够了。

后来,铁牛答应和王东生一起干,但是必须要保证吃饱穿暖,别的也就再没有啥要求了。

两个人打定主张以后,王东生拿出家里的锄头在后院就开干了。

都是农村出来的,对于种田那是再正常不过了。

两个人,一干就干到傍晚,后院的那一大片空地都被种成了西红柿。

趁着铁牛不在的时候,王东生悄悄的念着咒语,圣雨滴答滴答的流淌在空地里。

“咦,怎样突然下雨了?”铁牛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好奇的说着。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你丫有甚么好奇的!”王东生生怕铁牛会发现什么,连忙解释着。

说完王东生进屋就做饭去了。

吃饱喝足,王东生拍了拍肚子拿了个板凳和铁牛坐在院子里歇凉,大夏天的,两个男人光着膀子拿着扇子,时不时还能打死几只蚊子。

“王东生,不好了,你幺叔失事了。”两个人真悠闲欣赏夜空那美好风景的时候。

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焦急的出现在了王东生面前。

“猫了个咪的,幺叔他出啥事情了?”王东生听到幺叔两个字,顿时就从板凳上跳了起来。

小男孩由于一路跑来,口干舌燥,大口大口的踹着气,嘴里断断续续的回答道:“水,水,给我口水喝。”

“妈的,你快说啊,我幺叔到底出啥事情了。”王东生一把捉住小男孩的衣服狂躁到极点。

小男孩见王东生那末狂躁,也顾不上喝水的事情,慌慌张张的回答道:“你幺叔,他,他……”

“她他么了,你倒是说啊,快说啊!”王东生暴躁如雷,他实在是很想知道幺叔到底出啥事情了。

“你幺叔被人打了!”小男孩狠狠的咽下一口口水大婶的喊道。

王东生一听,顿时傻眼了,很快,把腿就对着幺叔家的方向跑去,那速度,好比有发疯的野牛一路狂奔。

“妈蛋,坏事情了,等等我王东生。”铁牛见王东生跑开,踢开板凳也跟了过去。

一路狂奔到幺叔家,王东生一刻都没有停下来,轻轻松松的连大气都没有踹一声。

到了幺叔家,这才发现门口站着很多村民,大家都在议论着,几个妇女围成一堆指指点点,说的可尽兴了,估计说的也没有啥好话。

农村就是这样,村里出点小事情全村都知道,特别的这件事情再经过妇女口以后,事情就变的更加扑朔迷离了。

“老东西,活该,这类事情也干的出来,该打。”

“对啊,这样的人该打,我就说呢,我家窗户怎样总是有个洞,指不定就是这老东西干的。”

“哎,你说谁家的不去得罪,老东西非得罪他家,这不没事找抽吗!”

“不对,不对,其实,这件事情也是你情我愿的,怪不得谁。”

总之,几个妇女说啥的都有,啥也能说的出口。

王东生仔细看了看,这才发现幺叔坐在门口土坑上,神态恍然,一脸的惆怅。

脸上也的伤疤累累,要是没有猜错的话,估计是被人打了。

“幺叔,你怎么了,谁打的你?”王东生快速跑到幺叔眼前,不时的对着幺叔左看又看。

这才发现幺叔瘦小的脸颊上多处伤疤,嘴角满是血迹,胳膊和腿上也是伤痕累累,看的人都揪心。

幺叔,老爷子的弟弟,个头较小,一身的破旧衣裳,五十来岁了。

还没有结婚生子,孤独1人生活到至今。

之所以没有娶上老婆,这不仅仅是家境贫穷,最重要的是幺叔还是1名残疾人。

年轻的时候是一位炮手,就是开山的时候钻炮点炮的能手。

后来在一次事故当中产生了意外,无情的夺走了他的1只眼睛和半条腿。

固然,命能抱住已谢天谢地了。

从那以后,幺叔就像换了一个人似的,每天抱着烟酒度日,啥事也不干。

直到这些年日子实在是没有办法过下去了,才选择去捡破烂保持生计幺叔还有一个坏毛病,动不动就喜欢去村里单身妇女家里走,偶尔还喜欢干些见不得人的事情。

总之,人幺叔已完全的腐化了,村里人还给他取了一个外号“独眼龙。

不过,幺叔再怎样不好,那还是王东生的幺叔,也是他唯一的亲人了。

王东生很是生气,后果很严重。

“幺叔,说,谁打的你,老子弄死他。”王东生非常的气愤,双手紧紧的握住拳头。

幺叔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嘴边的血迹,紧接着露出丝丝笑容回答道:“木生啊,我没事,你快回去吧。”

幺叔说的很轻松,被打成这样还当啥什么都没有产生。

但是,他自己也不是傻子,他很清楚的事情,就算自己和王东生1百个不情愿,那也拿人家没有办法啊。

“幺叔,你都被打成这样了,还说没有事。”王东生很无语。

不过他也知道幺叔是一个软柿子,村里谁都可以欺负他,这也不是一次两次的事情了。

但是,那是过去,现在的王东生已不同昔日了,这口气,那是一定要出的。

“谁,他娘的,谁,是谁打了我幺叔,狗日的,给老子出来!”王东生没有再理睬幺叔,猛的站起来对着人群喊道。

大家被王东生这1举动楞住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没有发出声。

不过,几位老大娘站出来慌慌张张的走到王东生眼前说道:“王东生啊,你小声点,听大娘的,快点回去,你惹不起的,听大娘的,快点回去吧。”

王东生这时候那还能听的下劝言,傲着闹到回答道:“大娘啊,你看看,我幺叔都被打成这德信了,你觉得我能咽的下这口气嘛?”

“可是,你不咽也要咽啊,你知道打你幺叔的人是谁嘛,得罪不起啊!”大娘见王东生还是那末固执,摇了摇头表示很无奈。

要是换了之前,王东生可能会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但是,现在的王东生完全不需要斟酌对方有多强大,今天必须要为幺叔讨回一个公道。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一阵吵闹的声音响起。

远远望去,5六个大汉手里拿着棍子冲着幺叔的方向跑来。

一边跑一边呐喊道:“狗日的老不死,还敢叫人来帮忙,我去,老子打死你!”

村民们见到这一幕的时候都纷纷躲的老远,生怕这事情会把自己也牵连进去。

还有几位无良的村民心里暗暗坏笑道:“哈哈哈,来的好,这戏更加好看了,我倒看看这下王东生还怎么办。”

王东生总算是看清楚了,原来向自己跑来的人是村里的恶霸吴三桂,顿时心里1紧,看来事情不好办了。

想是这样想,可王东生想到灯神传授给自己的武学。

随后直了直腰间冲着向自己奔来的吴三桂喊道:“猫了个咪的,敢打我幺叔,我今天弄死你。”

王东生说的很轻松,可是在场的人听的一阵阵的发慌,吴三桂是什么人,稻花村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吴三桂,稻花村的恶霸,人高马大,气势非凡,平头,国字脸,有脸上还有一道深深的刀疤,看上去挺吓人。

一直以来他在稻花村是无恶不作,可谓1霸,什么村里修路,改造,都要经过他的同意。

如若不然,他就站出来无理取闹,弄的你鸡犬不留,说白了,最后的目的就是弄点回扣。

村里人都讨厌他,更不敢惹他,虽然嘴里都骂他是王八羔子。

可是,见到他的时候都是干干净净,有的年轻人甚至还会叫上他一声三爷。

王东生这番话确实把在场的村民都给吓到了,齐刷刷的目光都死死的望着王东生。

谁也没有想到王东生见到吴三桂轮着棍子的情况下还敢放出如此狠话,这真是太意外了。

“王东生啊,别吵吵,快别说了,祖宗啊,我求你了,我们玩不过吴三桂的,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吧!”幺叔见王东生傲着脑袋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姿态,他也吓坏了。

王东生扭过脑袋冲着幺叔就丢了1句:”幺叔,这事情他吴三桂要是不给我一个说发法,老子今天就弄死他在这里。”

“疯了,王东生完全的疯了!”

“嘿嘿,这会可有好戏看了!”

“孩子啊,你这是何必呢!”

围观的村民们小声的都有发出了自己的声音,有的人感慨,有的人喝彩。

有的人想看看王东生是怎样是的,也有的人想看看王东生到底是否是有这样的努力。

不管是那种想法,终究都不会有人愿意出来讲句公道话的,这就是所谓的农村生活。

吴三桂此时已到了王东生眼前,身后的几个大汉也都直立在他的身后,个个手里拿着棍子,怪吓人的,村民们继续退后了几步。

“臭小子,你他娘的怎样滴,你幺叔是爷打的,不服气你咬我,咬我啊。”吴三桂一边说一边露出了鄙视的笑容。

原本这事情也就过去了,吴三桂心里也解气了。

可刚才突然听到兄弟报信说王东生这小子要为他幺叔报仇,这尼玛的不就等于找死嘛。

“吴三桂,我问你,为何要打我幺叔?”王东生忍住心里的怒火。

在他看来大家毕竟都是乡里乡亲,能不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尽可能不用武力。

吴三桂一听,顿时大笑不止。

随后身后的一个小弟带着恐吓的口吻说道:”为什么打你幺叔,你应该好好问一下你幺叔,

这光天化日之下敢偷看良家妇女洗澡,你说,这事情该打不该打,我可和你说,我们老大这是为民除害,伸张正义呢。”

这话刚刚说完,几个村们就发出阵阵的不爽:“呸,还为民除害,伸张正义,扯淡!”

王东生一听就傻眼了,回头看了看幺叔,发现他的表情也显得很无辜。

不过,王东生觉得不管幺叔是不是是真的干了这类猥琐的事情,最最少他吴三桂也不能下手那末狠,毕竟幺叔还是老人家。

“猫了个咪的,放屁,我幺叔怎么会干出这类事情来,

再说了,就算是偷看了,那也不能下手这么狠,这是人干的事情嘛?”王东生见那小弟说的井井有条,傲着脑袋回答道。

喜欢请点个赞,字数限制不能更完请理解,添+微信公众号:kanshu69 输入关键字022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全本小说。

壮阳药伟哥

royalviagra是什么

山东西地那非原料

0_10_印席神油

猜你喜欢